布罗下来后,就是麦子上场。

整了整衣领,麦子走上台:“我知道很多人都会奇怪,为什么我好好的画不去画,非要搞这个吐槽大会。呵呵,笑话,要是我的画好,我还用这么做吗?”

笑声起。

麦子:“我们都知道艺术是需要献身的,绘画是艺术,综艺也是艺术。达芬奇用生命画出了巡礼者的葬礼,我也不介意用生命去做好一档节目。这就叫为艺术献身。”

他看看君临,然后笑道:“当然,有人可能不是这么想,也许他过来就是想撕我。但我不得不说,君临先生您来错地方了。这里是用嘴来决定胜负的,不是拳头……哦,忘记了,您可能也比较擅长口活。”

笑声再起。

君临摇摇头。

这破位面的娱乐管制有点松,黄段子说出来都没人过问。

而君临和麦子之间的恩怨,和德拉克斯之间的“孽恋”,无疑是最值得大吐特吐的,所以每个嘉宾上来,都要以此为由发难,吐槽一番。

麦子之后就是克拉丽丝。

站在台上,克拉丽丝道:“作为给君临先生做过专访的主持人,我必须在这里强调一件事。麦子先生有一句话说错了,那就是君临先生不仅拳头硬,口才也很强大。毕竟能够完美回答我所有问题而不尴尬的采访对象并不多,对于这点,我想布罗先生一定深有体会。”

她看向布罗,她也曾经采访过布罗,那场访谈里,布罗被她问的尴尬无语。

于是笑声再起,布罗做了个我已经淡忘过去的手势。

克拉丽丝继续道:“虽然这是个吐槽大会,但我还是很想发挥我专业主持人的习惯,问一下君临先生,当您受邀参加这个节目的时候,您的内心就没有过犹豫与挣扎吗?您确定您能控制住内心的怒火,笑面迎对麦子先生?您确定您不会一时失控,把这里变成角斗场?如果您觉得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可以提前通知我一声,我好提前离场。哦对了,还有布罗先生,不过通知他估计来不及,毕竟他的腿脚不怎么灵便。”

君临扬声道:“我能控制我自己。”

克拉丽丝回答:“真的吗?我不信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轮到君临出场了。

站在台前,他看了一下邀请过来的观众,还有最远处的提词器。

不过对他来说,提词器是不需要的。

所以目光重新回到摄影机前。

君临道:“很多人说我到这里来是个错误的选择,毕竟搞体育的怎么能和耍嘴皮子的坐在一起。但如果一个不会画画的画家都可以跨界,那么角斗士凭什么就不能跨界?”

“当然我也能理解某些人的做法。毕竟没有才华的人要想上位,有时候就必须采用一些特殊手段。曾经少年时我们也做过这样的事,因为不需要承担什么后果,就随便的斥骂,造谣,发泄心中的戾气,通过展示内心的恶来获得关注。”

场下爆发掌声。

“而如果一个以抄袭,指责谩骂,哗众取宠成名的小人,都能上到台前,那我又凭什么要畏惧面对大众?”

“哦吼!”下方再度爆发出一片鼓掌声。

麦子指指克拉丽丝和布罗:“他在说你们。”

两人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笑声再起。

君临继续道:“现在在网上经常有人说我和德拉克斯的故事,说我们是一对好基友,说我是躺赢人生,毕竟他是大师,而我是钻石,我们经常联合角斗,每次我都靠德拉克斯才能取胜。但我要说,我真的不是他的女朋友……他那话儿太大,我承受不起。”

笑声再起。

君临继续:“但是关于躺赢的说法,我到也可以认可,毕竟有个好搭档的确会方便很多。其实谁又没有梦想过躺赢的人生呢?只不过梦想终究是梦想,随着一路走来,我们都会发现,原来躺很简单,赢却很难。我们经常就是只做到了前面部分,做不到后面部分。”

大家同时沉默了。

无论是哪个位面,生活乃至是生存的压力,都是存在的。

君临的说话也切中了大家的心声。

“然而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。你们知道是什么吗?是你发现就算你不躺,就算你爬起来努力辛苦的去拼搏,你依然赢不了这个世界。然后你会发现,我还不如回家躺着,然后继续等待奇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