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跑出百里之外来追求,韩莞也不能不答应,带着一狐二狗闪进了空间。

韩莞不知道的是,离残墙不远的几堵残墙断壁里,有一个男人正蹲在里面大解。

看到这一幕,直接傻在那里。等到他们走后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。

他提起裤子跑出去,边跑边哭喊,“鬼啊,鬼啊,突然来,突然没,吓人死了……”

韩莞拿出几根红肠给它们吃。翠翠好久没吃到这种美食了,狼吞虎咽吃起来。白狗也吃的香,豹子舍不得吃,寻思把自己的那份给媳妇。

韩莞又拿出两根给它,笑道,“还有,你媳妇想吃多少都有。”

韩莞不好直接把它们带进正院,依然把它们带进老院子的后院。那里有一个狗洞,是专门为它们准备的。

把它们放下后才回正院。两只虎已经去麒麟院上课了,小姐妹还在睡觉。

不大的功夫,就听院外面欣喜的声音,“翠翠和豹子回来了,还带回来一条白狗……”

寂静的正院一下热闹起来。

把三个小家伙洗干净,小姐妹也起来了,她们非常喜欢漂亮又温顺的白狗。

韩莞给白狐起了个好听的名字,叫雪团儿。

雪团儿温顺,会讨黏人,不仅爱美爱干净,还特别喜欢抹香露挂香囊,非常得小姑娘的喜欢,甚至比喜欢翠翠还甚。翠翠虽然也漂亮讨喜,但是太淘气,没有雪团儿听话。

晚上,韩莞跟两只虎谈了不要再把谢祥当师父,而是把他当谢明承暂时派给他们的护卫,保护他们的安全。

两只虎非常非常不解,“祥叔那样做是为了我们好,那个暗卫也的确发现了下毒的人。”

韩莞道,“若谢祥是你们爹爹派给我们家的临时护卫,或是教你们武功的师傅,他算是尽到了责任,完成了任务,我们还要感谢他。但是,你们爹爹把他连着奴契一起给了我们,那么他就是我们家的下人,只能忠心我们,这是一个奴才的本份。

“可他在不告之我们的情况下,把家里的分布情况告诉旧主子,还由着旧主子把人安排进家里。就属于身在曹营心在汉,把旧主子放在我们前面,这一点不可原谅。现在你们爹爹没有害我们之心,他就是个好的,万一以后情况有变呢……若你们实在喜欢他,等你们爹爹回来,我把奴契还了。你们爹爹把他指给你们当武功师父,我不反对……”

韩莞非常坚持。她针对的不只是谢祥,也是给谢明承一个态度。

而谢府明寿堂的东侧屋里,只有谢国公、谢二老爷、谢老夫人在悄悄说着话。

听说那个消息,老夫人气的身子晃了晃。

谢家兄弟赶紧劝慰她。

老太太明理,这件事先跟她通个气,在谢明承回来之前让她把内宅看好了。特别是要看好和昌,现在和昌是“爱孙”心切,怕她为了抢孙子做出让韩氏恼怒的事。韩氏对谢家已经怨念尤深,不能再加大她的反感。

但这件事大,又不敢现在告诉和昌,怕她掩饰不住情绪被人看出端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