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灵武王的弟子有些意动,那灵武帅高阶明显稳赚不赔,这买卖到是可行。

自那位灵武帅高阶成功后,就开始有不少灵武帅高阶开口,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挑战。

云岳也是以之前那位师兄的话,给每一位师兄回复,但每次都在装着深沉,非常意动的样子。

一些灵武帅大圆满,开出的条件他们输了,就给云岳两千的贡献值。

他们料定云岳不可能只用三天的时间,就可以学会金剑裂斩前三层,这就是他们的信心。

灵武王开出的条件,那可是在逐步的提升,都已经长到三千的贡献值的程度。

云岳所到灵武王的挑战,他当场就拒绝了,理由是他根本不是对手,等到他进升灵武王时到可以考虑。

所有的灵武皇只能摇头,一百贡献值对他们而言,随便完成一个任务,就能轻松到手,没必要参合进去。

云岳看着那些灵武帅中阶的师兄道:“你们比我修为高一阶,我们和平切磋一下也行,全都接下谁输给赢方一百贡献值。”

“好我们一言为定。”一群灵武帅中阶弟子满意而走。

“小家伙你这是在故意钓鱼上钩,以你灵武帅初阶的实力,那些灵武帅中阶也未必是你对手吧。”

云岳看向接任务处,现在也只剩下灵武王以上的弟子,告诉长老那是他害的。

不过这种方式,到是一种他非常喜欢的战斗,说不定还能快速提升他的修为。

只不过如果他们全输了,那长老可要不受待见,毕竟这事是他促成。

这一切还真怪不了他,临走前特地告诉长老,其实他这人会在战斗时越战越强。

这位长老看着云岳离去,脑门开始有些痛了,那些弟子当中还真有几个不能输。

他们的修为虽然低,但却是一些长老的亲传弟子,才被收进宗门三年多的时间,不是天资奇高怎么可能达到灵武帅高阶。

云岳自离开务献殿后,就开始赶向藏典阁,拿出贡献值令牌轻松的进入。

所见到的全都是飘浮的典籍,各种剑技可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,上面全都是明码标价的贡献值,但这些根本不是他的目标。

他找了半天才找到,金剑裂斩翻开一看,竟然只是第一层剑技,是专门为灵武宗所准备。

坐在地上开始翻阅了起来,利用了一个时辰全牢记在心,才松开手让剑典再飘浮了起来。

看看反正不要贡献值,只要都记住就行,他把剑技在脑子中过了遍,才起身走向二楼的阶梯。

二楼和一楼的情况大致一样,只不过当他找到二楼的金剑裂斩时,在一楼看过的记忆竟开始有些模糊。

无奈也只好松开剑典,开始坐在地上修炼起来,让二楼的弟子莫名其妙。

通常只要他们看中的剑技,基本上会拿下楼去换取修炼印记,不论自己能不能修炼成功,印记会在一个月后消失。

每个弟子脑中的印记,别人根本就读取不了,一旦引发剑技印记,就会自动消散。

特别是本宗的金剑裂斩,谁敢读取的话,就会在印记打上烙印,直至金剑宗出手杀了对方为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